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胁迫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胁迫
市川龙介坐在书桌前,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荧幕。将影片的画面停格,龙介看着荧幕里的女性的面部特写,不时闭上眼睛,和自己脑中的印象互相比较。“是很像……不过……还是不能够完全确定……”龙介歪着头,按下播放键,继续仔细的看着荧幕。“啊,有了!”龙介低呼一声,连忙按下暂停,画面里的女性正扭着屁股坐在男人的腰上,脸上露出痴迷的表情,左手揉弄着自己的乳房,右手则举起来,将垂散在脸上的长发拨到背后。举起的手臂露出女性无毛的腋下,一点细微的黑痣在白晰的上臂内侧,若不仔细看的话还真不容易发现。“就是这个,果然没错……就是她!”龙介自言自语的道:“想不到她竟然会有这不为人知的一面……”说着,龙介轻声笑了起来。“让我抓到把柄了……你终究无法逃出我的手掌心,嘿嘿。”阴险的笑声,和龙介那十七岁的年纪显得极不配合,少年眼中射出兽欲的光芒,让人不敢相信,他是担任学生会主席的品学兼优的学生。“大哥呢?是不是又加班了?”龙介抬起头,问着坐在饭桌对面的真砂子,口中的饭菜还没吞下。“嗯,刚才有打电话回来通知,要开会到十点多才可以下班……”真砂子的脸上露出落寞的笑容。真砂子看着龙介,道:“龙介你多吃一点,不用帮你大哥留饭菜了。”“大哥真是太过份了。”龙介气愤的道:“这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了,每次都是已经煮好他的份了,才通知不回来吃饭,一点都没有体谅嫂嫂的用心,实在是不可原谅。”真砂子连忙道:“别这么说,你大哥也是不得以的,升上课长后,工作当然会增加的。”“就是因为嫂嫂太过放纵大哥,每次都帮他找理由,他才会越来越过份的!为了工作而冷落了……家里,连我都看不过去了,嫂嫂怎么还不生气呢?”龙介顿了一口气,突然语气一转,露出一个滑稽的笑容,道:“不过因为这样,我才能多吃到嫂嫂煮的菜,嫂嫂煮的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。”说完,夹了一大把青菜塞进嘴里,故意发出粗鲁的咀嚼声。真砂子道:“真不敢当,要是龙介喜欢吃的话,嫂嫂就常做给你吃。”“来,多吃点。”真砂子夹了一块炸猪排放到龙介的碗里,龙介的嘴里虽然还有不少食物,但还是张大了嘴巴,一口咬下半片猪排,大嚼起来。真砂子被龙介夸张的举动逗的微微一笑。“我回来了!”龙介一进门,就闻到充满整间屋子的甜味香气。“是龙介吗?饼干快烤好了。”厨房里传出真砂子的声音。龙介故意不回应,直接走上了二楼自己的房间里,“碰”的一声用力将门关上。真砂子在厨房里一定听见了关门声吧?龙介心里想。“龙介,饼干烤好了,下来吃吧!”真砂子站在楼梯口,朝二楼喊着。“龙介!龙介!”完全没有回应。想要让龙介分享自己精心制作的烤饼干,真砂子端着盘子,走上楼梯,来到龙介的门外。“龙介,是我。”真砂子敲了门,道:“饼干烤好了,一起吃吧!”“嗯。”门后传来一声有气无力的回应。“龙介,我可以进去吗?”真砂子担心龙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道:“我要进去了喔!”真砂子转动门把,推门而入。只见龙介坐在书桌前,背对着自己,正专心看着什么。“在念书啊?龙介真是用功,休息一下吧。”真砂子毫无戒心的在书桌旁的床缘坐下。龙介拿起盘里的一块饼干,放进嘴里嚼了起来。“好吃吗?”真砂子像是小孩子一样,希望得到龙介的赞美。“嗯,太甜了。”“这样啊?”真砂子点点头,声音显的有点失望的道:“因为进介喜欢吃比较甜一点的……”“不过还是很好吃。”龙介一连吃了五、六块饼干,然后站了起来,走到旁边的书架前,好像在找什么。真砂子道:“多吃点吧,龙介,楼下还有很多呢!”“嗯。”龙介背对着真砂子应道:“嫂嫂,有一部电影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呢?”龙介从书架中抽出一片光碟盒,回到位子坐下,开始操作电脑。“什么电影?片名是什么?谁演的?”喜欢看电影的真砂子好奇的问道。龙介将光碟插入光碟机里,转头看着真砂子。“一个叫小宫美砂的女演员,不知道嫂嫂有没有听过?”龙介笑着问,一边注意着真砂子,一边按下播放。真砂子楞了一下,看着荧幕里播放出来的画面,似乎想起了什么,脸色倏然发白。“这个小宫美砂和嫂嫂长的好像哦。”龙介的笑容充满了恶意:“像她这么漂亮的女生,去拍A片实在太可惜了。”真砂子觉得自己的意识一片天旋地转,想要站起来,双脚却完全施不出力。“嫂嫂你看,这个小宫美砂……”龙介毫不留情的打击着:“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,也是吓了一大跳,心想怎么会长得和嫂嫂这么像?!虽然看起来还是高中生的样子,不过却和嫂嫂长的几乎一模一样,简直就是双胞胎。嫂嫂,你觉得呢?”真砂子想要说些什么,但心中所受到的冲击,让她的表达能力无法发挥,虽然张开了嘴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龙介看着真砂子几乎崩溃的模样,心中狂喜,但脸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:“像嫂嫂这样有家教的人,怎么可能会和A片女演员扯上关系嘛。嫂嫂,你说是不是?”“不……”真砂子从喉咙里挤出一丝声音,想要阻止龙介继续说下去。“小宫美砂的这里有一粒痣耶!”龙介故意装出一副新发现的样子,看着真砂子道:“咦,我记得上次和哥哥三个人一起去游泳的时候,嫂嫂的这里好像也有一粒痣?”“不要再说了,不要!”真砂子像是爆发的突然叫了出来。“难不成……”龙介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:“嫂嫂、嫂嫂……就是小宫美砂?”“不要……”被道出自己多年来隐藏的秘密,真砂子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冲击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“真砂子,龙介还没起来吗?”市川进介放下报纸,向端着一盘煎蛋走进饭厅的真砂子问。“嗯,大概还在睡觉吧。”进介不满的道:“都几点了还在睡觉,一点都没有年轻人的样子。”真砂子柔声答道:“龙介他才刚放暑假,今天又是礼拜天,多睡一下没关系的。”“明年就是考生了,暑假的时间要好好利用,怎么可以浪费在睡觉上面。”进介道:“不行,真砂子,去楼上把他叫起来。”真砂子脸色微微一变,但立即又恢复正常,轻轻的应了一声,转身向二楼走去。真砂子的内心充满不安,耳朵可以听到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,但想到丈夫就在楼下,龙介大概不敢有什么妄动吧。“龙介、龙介,起床了!”真砂子站在门外,敲着门轻声叫道。“进来。”房里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,真砂子一惊,全身像触电一样的僵住了,一动也不能动。“进来。”虽然只是很普通的语调,但听在真砂子的耳中,却是无比的威严和恫吓,毕竟自己不欲人知的丑事,落入人家的手中成为相胁把柄。真砂子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,只能乖乖的推门走了进去。“把门关上。”龙介坐在床边,露出赤裸的下半身,胯下的肉棒翘了好高,手掌慢慢的套弄着。“进介、进介他……”真砂子想要说自己的丈夫,你的大哥就在楼下,希望龙介能放过他,但龙介丝毫不为所动。“过来,帮我吸出来。”“是……”真砂子满脸通红,内心的羞耻感几乎要将她淹没。“快一点!”龙介低声吼道。一个星期前,觊觎真砂子的美色许久的龙介,将真砂子骗到房间里,让她看到自己在无意中发现的,真砂子年轻时所拍摄的A片,并以此为要胁,试图强占真砂子的肉体,但在真砂子宣称要咬舌自尽,以死相抗之下,龙介也不敢太过逼迫,最后仅是要真砂子替自己口交结束。这一个星期来,真砂子每天都必须帮龙介口交五、六次,少年无穷的欲望,每每让真砂子羞愧欲死,但想到若是这样就可以免于失贞的危机,真砂子只有强忍下来。真砂子走到龙介的面前,在龙介张开的两腿间跪了下来,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掌,轻轻握住龙介粗大的肉棒。“好好的替我吸出来。”龙介突然按住真砂子的后脑,往自己的肉棒压下。真砂子连忙张开嘴巴,将龙介的龟头含入口中。“呵……”龙介舒了一口气,道:“自己手淫根本不能比嘛!”真砂子握住肉棒的根部,舔啜着龙介的龟头,小巧的脑袋轻轻前后摆动着。龙介挑弄着真砂子绑成一束马尾的头发,笑道:“嫂嫂,专心一点嘛,你也想快一点结束吧,不然要是哥哥突然进来了,那场面可就难看了。”真砂子心中一惊,开始用力的吸吮起来。“嗯,就是这样,真是太爽了……”龙介哼道:“嫂嫂吃鸡巴的技术真好,有拍过A片的果然就是不一样。”听到龙介毫不顾忌的说出自己的秘密,真砂子心中一痛。生于财阀之家的真砂子,自小受到严厉的管教,高三那一年,因为一件小事和父亲大吵一架之后,真砂子夺门而出,心里充满对父亲报复的念头,一时糊涂在同学的怂恿之下,以小宫美砂的假名拍摄了唯一的一支A片。事后真砂子后悔不已,得知事实的父亲也暴跳如雷,宣称要和真砂子断绝关系,但爱女心切的他立刻动用了所有黑白两道的关系,将拍摄的公司查抄,把流出市面的录影带完全收回,并将真砂子送到国外的学校。好几年过去了,真砂子毕业归国,先是在父亲的企业里担任事务员的职务,然后在两年前和同在一个办公室里的青年英才市川进介结婚,过着甜蜜美满的两人生活,年轻时引起的风暴似乎已经完全消失。半年前,进介的弟弟龙介因为要考大学的关系,从乡下老家的高中转学到东京,寄宿在大哥的家里。真砂子一看见龙介,就想起自己小时候因病去世的弟弟,对龙介特别关心,龙介也回应真砂子的关爱,每当真砂子和进介之间发生争执摩擦时,龙介总是支持真砂子,如此体贴的举动让真砂子窝心不已,对龙介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。从小如温室花朵般成长的真砂子哪里知道人心险恶,自己待之如亲生弟弟的龙介,却是在第一次见面时,就对美貌的真砂子产生妄想。真砂子成熟丰满的肉体,成为龙介每次手淫时性幻想的对象,但龙介将内心的兽欲隐瞒得很好,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,日常生活中对真砂子亲爱尊敬有加。他在等待一个适当的时机。一个月前,龙介在经营录影带店的同学家里,发现一支女主角酷似真砂子的A片,经过龙介仔细的比对之后,确定那个名叫小宫真砂的女主角就是自己美丽的嫂嫂真砂子。终于捉到真砂子的把柄,龙介狂喜不已,于是有了上个星期的计划,先是不动声色的将真砂子引进自己的房里,然后在真砂子的面前播放A片,揭破真砂子的假面具,然后以此为胁,占有梦想已久的肉体。原本以为能一遂己愿,但龙介没想到平时柔弱的真砂子,每次和大哥吵架后都会躲起来偷偷哭泣的人,竟然坚决的以死相抗,甚至不惜咬破自己的舌头,龙介不敢过份强逼,再想来日方长,不急于这一时,于是让真砂子替自己口交后,放真砂子离开。“大哥应该不知道吧?”龙介看着跪在自己两腿间的真砂子,自己的龟头在真砂子红润的嘴唇里进出隐现,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快。“这么美丽又温柔的嫂嫂,竟然是A片女明星!”真砂子的眼中流下羞耻的眼泪,不敢看向龙介。自己年轻时的一时失足,原本以为都已经过去了,却没想到会被丈夫的弟弟重新揭发了出来,落入如此难堪的地步,真砂子羞愤欲死,几次想向丈夫坦白一切,但一想到拥有强烈道德意识的丈夫会如何看待自己,真砂子就失去勇气。一定会和自己离婚吧?真砂子心里想。不,我不能没有进介,我是多么爱着进介的,进介也是深爱着我的,但是如果进介知道我曾经拍过A片的事情,进介一定会离开我的……不行、不行让进介知道!就因为这样的想法,真砂子只能默默承受着龙介的羞辱。“也舔舔我的肉袋吧!”龙介双手撑在床上,身体微微向后仰,股间传来的快感让他舒爽不已。真砂子偏着头,由下而上将龙介的肉袋吸入口中,吞吐起来。“啊啊……太爽了……”龙介叫了起来:“A片女星的技巧果然不一样,真的会让男人飘飘欲仙。”“真砂子,龙介还没起来吗?”楼下传来进介的声音,真砂子心里一紧。“嫂嫂,你最好快一点喔,要是再慢吞吞的话,大哥可是要上来了喔!”龙介一派轻松的模样,看着真砂子。真砂子连忙吐出肉袋,将龟头含入,舌头用力的舔啜着最敏感的前端裂缝,手掌也快速的套弄着棒身。“太爽了……呵、真羡慕大哥,每天晚上都可以享受这样的服务……啊啊,实在是太爽了……”忍着喉头的不适感觉和发酸的下颚,真砂子喘着气,专心的吸吮着龟头,想要让龙介尽快射出。“哦,嫂嫂,我要忍不住了!”龙介低吼。真砂子感觉到口中的肉棒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,眼神连忙在龙介的房间里寻找卫生纸。进介沉重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。“还没醒吗?龙介这臭小子。”“来不及了!”龙介一点也没有要从真砂子口中拔出来的意思。真砂子听着进介由下而上的脚步声,急得要哭出来。“啊,射了!”真砂子突然感觉到喉咙被一股热流喷射,精液的腥臭味立刻充满了口鼻,难过的想要反胃。“吞下去,要是吐出来的话,就会被发现的。”龙介警告真砂子。真砂子万般不愿,但唯恐被丈夫发现,只好将口中的精液咽入肚中。龙介连忙穿好裤子,又躲进被窝里,用眼色示意真砂子。真砂子试着平顺呼吸,脸上表情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,整了整自己的头发,将身上衣服的皱痕抹平,站了起来。“龙介,还不起来!”进介推开门闯了进来,真砂子回头看着丈夫。龙介装出睡眼惺忪的样子,懒洋洋的从床上坐了起来。“真砂子,你别太宠龙介了!”进介责怪道。真砂子低着头,从进介的身边走出房间。“龙介,明年就是考生了还在睡懒觉,快点起来!”进介大声的道。“好啦。”龙介慢吞吞的离开床上,走向浴室。进介环视龙介的房间一周后,走了出去,来到自己的房间里。真砂子背对着门,趴在床边低声啜泣着。进介连忙走了过去,抱住真砂子纤细的肩膀,柔声道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对你大声的,别哭嘛。”真砂子摇头不语,转身投入丈夫的怀里。完全不明白妻子的苦衷,进介以为真砂子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才哭了起来,爱怜的抚着真砂子的后背,低声的说着对不起。真砂子感受到丈夫对自己的爱意,再想到自己的遭遇,更是难以自持的哭泣着。龙介静静的站在门外,听着里面两人亲密的低语,胸口嫉妒的要破裂。“是谁来啊?”龙介从楼梯口探头向下,问正在厨房里切水果的真砂子,客厅里不停的传来男性的高声谈话及哄笑声,吵的龙介无法静心读书。“是我父亲和进介公司的总经理。”真砂子答道。“是吗?”龙介从楼梯走下,来到真砂子的旁边。“哥哥什么时候也要升部长呢?”龙介问,一只手掌按在真砂子的屁股上。真砂子身体一颤,忍不住就要叫了出来,但一想到父亲和丈夫就在客厅里,急忙捂住嘴巴。真砂子瞪着龙介,眼神里充满愤怒,但又流露出求饶的神色。龙介看准真砂子不敢惊动客厅的心里,肆无忌惮的抚摸着真砂子富有弹性的圆润屁股。“快住手……不要……”真砂子低声哀求,但龙介不为所动,反而手掌的动作更加具有侵略性,隔着裙子,手掌从屁股向下挤到两腿间。真砂子满脸通红,伸手推拒龙介的侵犯。“嫂嫂的这里好软喔。”真砂子的抵抗完全没有作用,龙介成功的侵占真砂子的胯间,手掌不停的柔捏着。“不、不要啊……”真砂子全身发软,眼泪快流了出来。谁来救救我吧!真砂子心中哀鸣着。自己的父亲和丈夫,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就近在咫尺,但却不能向他们求救,真砂子心碎欲裂。“放过我吧,龙介……不要啊……”真砂子的哀求声听在龙介的耳里,就像是天籁一样好听,更加激起龙介想要占有真砂子的欲望。“真砂子,快点把水果端出来吧!”进介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。“来、来了!”真砂子仿佛得救似的高声应道,转头看着龙介。龙介无奈只能放开真砂子,让真砂子端着水果盘走进客厅。将盘子放在桌上,真砂子顺势在进介的身边坐了下来,心里也松了一口气,龙介再怎样大胆妄为,也不敢追出来的。“咦?真砂子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?是不是哭啦?”父亲问道。真砂子急忙道:“不、不是的,刚才在厨房切洋葱的时候,被洋葱的味道熏的。”进介奇道:“你不是去切水果吗?怎么又会去切洋葱呢?”“是在准备明天的料理。”真砂子勉强堵住了进介的追问。龙介在厨房里,听着真砂子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,心中暗恨不已。眼看无望得手,正当龙介打算放弃时,忽然听到客厅里进介说道:“对了,真砂子,爸爸说很久没吃到你做的小菜了,很怀念真砂子的手艺,难得爸爸来一趟,真砂子你就去做几样菜,请爸爸尝尝吧吧!”父亲笑道:“是啊,真砂子做的小菜最适合下酒了,快去做几样让爸爸解馋吧!”真砂子心中埋怨丈夫,好不容易能从龙介的手中逃出,无知的丈夫却又将她推入虎口。真砂子心中虽然万般不愿,但又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拒绝,只能戒慎恐惧的回到厨房里。龙介大喜,看着真砂子走进厨房。真砂子一边防备着龙介,一边着手开始料理。龙介几次想动手,但真砂子手中的菜刀让他犹豫不前,生怕逼的太紧,真砂子会来个玉石俱焚。等了好一阵子,龙介看准时机。这时真砂子一手拿着调味汤匙,一手拿着锅铲,龙介迅速从后面靠了上去,一只手臂将真砂子的上身环抱住,把真砂子的两臂压制住,然后将真砂子的身体推向冰箱,同时一条腿挤进真砂子的两腿之间,把两腿分了开来。真砂子大惊,挣扎想要反抗。龙介突然发狠的往真砂子的肚子上重重的揍了一拳。剧烈的疼痛让真砂子升到喉咙的呼救声全部消散,挣扎的身体也软了下去。“嫂嫂,你别再逼我动粗。”龙介恶狠狠的在真砂子的耳边低声说道:“乖乖的让我干吧!”“不、不要……”“哼,能让A片的男角干,为什么不愿意让我干呢?”龙介再次无情的揭着真砂子心中的伤疤,真砂子的心中生出想要自暴自弃的念头。“嫂嫂你就别再假纯洁了,其实你是个很好色的女人吧!我在你的房间里装有窃听器,大哥常常出差加班,不能满足你,所以你一天手淫好几次,叫着希望有男人的肉棒可以满足你,都被我听到了。”“不、不是……不要胡说……”最羞耻的秘密被龙介偷听得知,真砂子最后一丝抵抗的心理也消失了。龙介撩起真砂子的裙子,将内裤褪到膝盖上,把口水沾在自己的肉棒上,对准真砂子的秘穴,站着从后面缓缓插入。完全没有湿润的秘处遭到粗大的凶器插入,真砂子痛的咬住下唇,不敢发出声音,眼泪簌簌流下。“嘿,嫂嫂的里面好紧,是不是大哥太少使用了?”龙介伸出舌头,贪婪的舔着真砂子洁白的后颈,手掌伸进上衣底下,搓揉着饱满的乳房。“嫂嫂的胸部摸起来好软、好舒服喔!”“你……不要再说了,快点结束吧……”真砂子只求不被丈夫和父亲发现,要龙介快点动作,结束恶梦般的遭遇。“嘿嘿,嫂嫂在求我呢!不想让大哥知道吧,说啊,说求求龙介的大鸡巴,快点干真砂子的淫穴,我就会快一点。”“不、这么下流的话……我不说……”龙介淫猥地笑道:“不说的话,那我就慢慢干,反正要是被大哥发现的话,大不了我就回老家就是了,不过嫂嫂可就遭了,会被大哥赶出去吧,拍A片的淫荡女人!”“不、我说……求、求龙介……干……干我吧……”“这样可不行?我听不清楚哩。”“不要再逼我了。”真砂子哀求道。“既然嫂嫂不配合,那我就慢慢干吧!”“不……求求龙介的大鸡巴,快点干真砂子的淫穴吧……”真砂子突然一口气说了出来。“好吧,既然嫂嫂都这么求我了,我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吧。”龙介笑道:“不过嫂嫂也要好好配合,屁股要扭起来啊。”龙介按着真砂子的屁股,腰部开始挺耸起来。真砂子眼中含着泪水,忍住羞耻,也配合龙介的抽插,扭动着雪白的屁股。“哦哦,真是太爽了……嫂嫂,你也开始湿了耶,是有快感了吧?”身体违背真砂子的意志,诚实的反应着官能的快感,一丝丝麻痒的感觉沿着脊椎,刺激着真砂子的理智。“嫂嫂的淫水好多,果然是拍过A片的。”龙介加快速度,肉棒在真砂子的秘穴不停的进出着。真砂子死命的咬住下唇,不让呻吟声从口中发出。快感无法从口中获得渲泄,反而转向身体内部,更加催化了真砂子体内的官能,毛孔泌出细小的汗珠,雪白的肌肤泛着艳丽的桃红血色。“呵,嫂嫂的淫穴好会咬人,咬得我的鸡巴好爽。”“不要说了……”强烈的快感一波波袭来,真砂子在波涛汹涌的欲望海洋中即将灭顶,最后一丝理智就要被冲破。“嫂嫂,可以射在里面吗?”虽然心中不愿,但龙介还是即将到达尽头,他心里不满的怨着自己,平常幻想真砂子手淫时,没有三十分钟以上是不会射的,但怎么当真的占有真砂子的肉体时,却这么的不济?“不、不行!”真砂子惊恐的叫道。虽然肉体被侵占了,但只要不让龙介射在里面,至少……至少也算是保持了最后一点的贞洁吧?真砂子只能这样无助的安慰自己。“快拔出来……”龙介已经忍无可忍,虽然很想痛快的射在真砂子的体内,但看到真砂子坚决的眼神,龙介刹那之间被真砂子的意志压倒了,就要抽出肉棒。“真砂子,再拿些酒来。”进介突然笑着走进厨房,看到眼前这一幕,呆住了一瞬间,但立刻就爆发出来。“你们在做什么!”龙介一惊,原本正要拔出肉棒的动作呆住了,一股热流全数注入真砂子的体内。真砂子胸口一紧,脑海中闪过自己和进介两人从认识至今的甜蜜记忆,在这一刻完全破碎,强烈的心神冲击让她无法承受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进介愤怒的冲到龙介的面前,重重的一拳打在龙介的脸上。龙介和失去意识的真砂子一起跌倒在地上。“什么事?”真砂子的父亲听到进介的叫声,也走进厨房。只见自己的女儿的裙子被卷到腰际,内裤褪到膝盖间,露出赤裸的下体,昏迷的躺在地上,而一个少年,进介的弟弟,裤子解了开来,肉棒从内裤的摺缝里垂了下来,沾满了白浊的黏液,很明显的是刚射精完毕。“真砂子!”真砂子的父亲扑向真砂子。龙介这时从惊愕中回过神来,立刻跳了起来,把裤子一拉,就往外面冲。进介阻拦不及。电话响了几声之后,对方终于传来回应:“喂!”“是我。”“龙介!到底发生什么事?你到底惹出什么麻烦?”母亲着急的问道:“你人在哪里?进介说你好几天没有回去了。”“我这几天住外面,”龙介不耐烦的说道:“大哥家里现在怎样了?他怎么说?”“真砂子她自杀了。”龙介吃惊的道:“嫂嫂她……死了吗?”“还好进介及时发现,紧急送医后保住了一条命。龙介,到底发生什么事?真砂子怎么会想要自杀呢?问进介也是不说。”“……”“你说话啊,龙介!真砂子的爸爸这几天一直吵着要进介和真砂子离婚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龙介,你现在到底在哪里?”龙介没有回答,挂上电话,走出电话亭。龙介低着头,心不在焉的走过街道上,脑中思绪纷乱。还好没死,还好没死,还好没死,十七岁的少年失神的喃喃自语着,浑然没注意到行人通行号志已经转为红灯。“找死啊,快闪开!”一辆急驰的车辆紧急煞车,街道上响起刺耳的轮胎摩擦声。“碰!”少年的身体飞了起来。还好没死,少年的心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。【完】